【新疆】“红橙黄绿”信号灯预警贫困,南疆四地州这样冲刺
发布人:张琼文来源:瞭望周刊浏览次数:发布时间:2020-06-10
视力保护色:

作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、“三区三州”之一,南疆四地州还有10个县未脱贫摘帽。今年,让最后4.21万户、16.58万贫困人口如期脱贫,新疆瞄准突出问题和薄弱环节,全面督战、精准施策,集中力量打好深度贫困歼灭战,啃下最后的硬骨头。

搬出大山走向美好生活

翻越“特给乃奇克达坂”,深入喀喇昆仑山,就进入了有着“万山之州”之称的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,这里山地面积超过95%,是帕米尔高原的组成部分,也是我国集中连片深度贫困地区。

阿克陶县库斯拉甫乡,地处昆仑山深处。该乡四个村庄,集中在叶尔羌河两岸不足百米的半坡上,河流穿过村庄蜿蜒而过,一条不宽的土路歪歪扭扭延伸。石头和土木结构的房屋,顺着山坡错落搭建,全乡几乎见不到砖混结构的房屋。

库斯拉甫乡原乡长艾合买提江·克热木说,这里洪水、泥石流等自然灾害频发,道路年年冲毁年年修,不少村民十多年甚至一辈子未走出深山,在山里“两不愁三保障”无法彻底解决,不搬迁全乡实现脱贫几乎不可能。

2019年底,距离库斯拉甫乡三五公里的河流下游,有着“新疆三峡”之称的阿尔塔什水利枢纽大坝已经建成蓄水。阿尔塔什水利枢纽工程移民搬迁安置,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以来第一个整建制、跨地州搬迁、外迁的工程移民项目,单点安置近1200户4500多人的规模。

94公里外的喀什地区泽普县,新设立的桐安乡成为库区移民集中安置区。买合肉甫·木拉吧一家五口第一批迁入新家,新家里电视、热水器、冰箱一应俱全。“最方便的是有了卫生间,过去在山上用旱厕,满地苍蝇飞的景象再也没有了,有了自来水也不用再去河里取水了。”妻子热娜古丽·喀尔曼说。

易地搬迁等一系列举措逐步落地,南疆四地州较真碰硬,补齐了民生短板弱项,贫困群众有了摆脱贫困的动力。

“有了稳定就业,搬迁农牧民有事做、有收入,精神面貌有了很大提升。”桐安乡党委书记王守辉说,进入工厂就业后,贫困农牧民的注意力正逐渐转移到发展产业上来,这些女工也实现了从家庭主妇到产业工人的转变,目前桐安乡已建成102间商铺和拥有98个摊位的农贸市场,供搬迁户经营。

转移就业“转”出内生动力

过去,贫困户麦麦提尼亚孜·图尔迪夫妻俩,只能在村里打些零工,到秋天才能出去拾一个月棉花,挣不了多少钱。夫妻俩的就业难,是南疆四地州工业化、城镇化发展滞后的缩影,有限的就业岗位难以满足贫困劳动力的需求。

2018年以来,新疆针对贫困程度深、脱贫难度大的22个深度贫困县(市),采取区内跨地区就业等转移就业措施,帮助贫困家庭增加收入、脱贫致富。

一年多来,麦麦提尼亚孜·图尔迪夫妻俩,来到乌鲁木齐市苗木基地务工。不仅收入增加了,在苗木场也有了自己的家。妻子米娜·艾海提说,一起出来工作收入多,也能够相互照顾,父母也放心。

跨地区转移就业,关键在于产业的持续发展和内在推动。

长久以来,受产销信息不畅、运输不易等因素制约,喀什地区伽师县种植面积超20万亩、商品瓜产量达50万吨的优质伽师瓜,并未被外界知晓,果农只能守着“金山”过穷日子。

为此,新疆加快推进区内收购网和区外销售网的“两张网”建设。在伽师县卧里托格拉克镇,新疆果品(伽师)批发交易市场建成,成为新疆最大的伽师瓜交易中心。“去年是种瓜15年来挣得最多的一年。”热西提·麦米提明说,8亩瓜卖出2.4万元,刨去成本,收入有两万元,其中170个瓜被内地采购商看中,卖出了每公斤4.5元的好价钱。

在依托市场培育和壮大特色林果业同时,当地还搭建互联网销售平台打通销路。“过去我只知道在网上能买衣服,从没想过也能卖出家里的核桃。”和田市古江巴格乡赛克散村的古海尔妮沙·阿吾提说,网络发达了,公路发达了,才能甩掉“口袋底”的包袱。

近年来,南疆四地州一大批涉及交通、通讯、水利、电力的重大项目陆续建成,昔日的“口袋底”实现通路通车,脱贫思路更活了,产业发展的路子更宽了,脱贫内生动力更强了。

预警监测机制防止返贫

喀什地区托万巴格艾日克村,19岁的阿布都克依木·阿布都拉学过厨师,因缺乏经验,四处求职又屡屡碰壁。疫情初期,很多工厂关闭,找工作更是难上加难。

受疫情影响,南疆四地州出现贫困群众外出务工受阻,扶贫产品销售和产业扶贫困难,对部分贫困家庭收入产生一定影响。为此,新疆启动区内跨地区转移就业,协调10个地州市开发超过5万个岗位,专用于南疆四地州安排贫困户就业。

得知有外出就业的机会时,阿布都克依木·阿布都拉第一个向村委会报名。3月,他乘坐火车来到乌鲁木齐市,找到了人生第一份工作,每月稳定收入超过2000元。“我多挣些钱,家人生活就更好了,今年也能脱贫了。”

疫情给南疆四地州脱贫攻坚带来一道“加试题”,打赢这场战役不仅要克服疫情影响,更要啃下贫中之贫、困中之困。

为巩固脱贫成果、有效防止返贫,新疆依托脱贫攻坚大数据平台,健全完善防止返贫监测预警和动态帮扶机制,按照收入和“两不愁三保障”指标,采取“红橙黄绿”四色信号灯分级预警、区地县乡村五级分级负责,确保精准发现、动态帮扶。

新疆将贫困监测预警分红、橙、黄、绿四类:红色为因重大自然灾害、重大疾病等特殊原因,致使“三保障”及饮水安全出现苗头性、倾向性问题,收入下滑严重、低于4000元的家庭;橙色为因失业、发展产业失败等收入较大幅度下滑、收入处于4000~4500元的家庭;黄色为收入处于4500~5000元的家庭;绿色为收入超过5000元且“两不愁三保障”全部达标的家庭。

“这些年家里盖了安居房,领到了扶贫羊和鸭子,但收入不多。”外出务工前,贫困户阿布都克依木·阿布都拉,一家七口靠着9亩土地生活,种了棉花、小麦、核桃、巴旦木树,一年下来只有1.2万元收入。他们家的人均收入,正处于“橙色”信号灯标识范畴。

“红橙黄绿”四色信号灯,正在贫困人口较多的南疆四地州亮起。

“通过大数据系统,上级部门能够实时监测到数据,扶贫工作效率更高、更精准。”喀什地区托瓦塔格瓦孜村扶贫第一书记王强说,目前他已完成了第一阶段的数据采集和录入工作。

相关文章